歡迎轉載,附註來源。

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

「天外天劇場」人文日記連載(2) 水竹居主人日記 1936年10月23日

張麗俊‧水竹居主人日記:1936年(昭和11年)10月23日 星期五






翻譯/Chark:
天氣晴,這一天是九月九日重陽佳節,在往豐原的路途上遇到了陳江河派人邀約,因為他的父親陳胚近日逝世出殯,想要我出席擔任祭祀的禮生。我告訴他今天正要前往台中詩會,以詩會友,明天早上才會回到家,如果來得及改上就可以前往擔任,倘若真無法前去則希望先另行邀約他人為宜。

到豐原後也跟王叔潜說明了這件事,叔潜則囑咐我明天早上再決定到底能不能參加。之後又到添盛的米店探望生病的他,他說昨天請請陳水潭醫生來換藥,以及前天澄清手術的地方整包都是化膿等等。

坐了一會之後,才到車站搭上快正午十二時往台中的列車,午餐吃便當。午後二時才到怡園,進入櫟社社友吳子瑜家。櫟社社友先後來者分別是傅錫祺、張玉書、張棟樑〔梁〕、林仲衡、王箴盤、呂蘊白、我還有主人吳子瑜等共九人,另外還邀請了東墩吟社、怡社、大冶吟社這三社的詩人共十五人,一共四社二十四人齊聚一堂,大家預定要寫一首七言律詩,題為「天外天上作九日」。(註:天外天是吳子瑜的劇場名字,作九日即取今日重九登高的意思)而封號為「左右詞宗」的傅錫祺、許逸漁,在吟唱七言絕句與眾欣賞。

開完題詩的說明會後,大家分別走上天外天劇場的三樓眺望,或是下樓觀看自福州來台的福州戲曲「舊賽樂」戲班劇團的演出。過了一會之後,回到吳子瑜的住處,才開始推敲這次的七律天外天上作九日之詩。等到晚上八點交完詩卷後,才開設晚宴三席,十分豐盛。九點吃飽喝足後,大家仍聚在一起邊討論邊比賽誰念的字音是正確的。

直到十一點多才公布今日作詩佳作,大家一齊唱詩順便領獎品。午夜時分,玉書邀請我到他家留宿一晚,子瑜也留我住在他家,我想想現在既然已經夜半二時多分,便告訴子瑜說明日一早睡醒後就馬上要回家了,恐怕來不及當面說聲謝謝等等,才睡去。

七律天外天上作九日 
抬起頭來四處看望,這裡的樂聲不絕於耳,而從三樓望向窗外,街道清楚地呈現在眼前。
向東望去,層巒疊嶂的金山聳立,向西眺望,向西俯瞰,千年滾滾的玉海相鄰。
這棟天外天劇場在剛開始啟建時是稱霸全台,今日總算能走上來瞧瞧,這好似處於半個神仙之境的絕妙之情。
我自詡為晉朝參軍孟嘉臨帽落不危仍能縱情詩文之神態,並且能夠聽到優美雄壯的樂曲響徹雲霄呢。

※歡迎各位朋友轉貼,古蹟保存推動需要您的關注,一起古蹟指定提報!!

※另徵求朋友協助翻譯,接下來會有一系列的文人詩集及日記連載!

天外天劇場保留連署
http://tai-tiong.blogspot.tw/2014/03/tengaiten.html

1 則留言: